立春财经网

欢迎光临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浏览

对话Vitalik:以太坊没有杀手级应用,只有杀手级生态系统

在11月8日举办的新加坡金融科技节中,Real Vision 首席执行官、高盛前高管 Raoul Pal 与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进行了一次深度对话,涉及DeFi、NFT、DAO等诸多主题,并详细探讨了NFT的应用场景、Web3.0面临的挑战等话题。

原标题 | Real Vision创始人对话Vitalik:以太坊没有杀手级应用,只有杀手级生态系统 |链捕手

分享 | Raoul Pal、Vitalik Buterin

编译 | 麟奇

Raoul:正好在这一天,以太坊价格创历史新高,整个加密市场价值也创下了历史新高。你能想象当你第一次提出建造以太坊的想法时到现在,你已经在以太坊生态系统智能合约概念中创造了超过 5000 亿美元的价值。

Vitalik:说实话,当我建立以太坊时,我没有这种想法。我只是期望我们会在几个月内完成它,然后回到大学上学。所以,我绝对没有想到以太坊会发展成为现在的状态,也没有想到加密空间的规模和关注度会达到如此高的程度。

Raoul:你真正用智能合约做出的贡献是解锁价值层。它创造了我们去年所看到的一切—— DeFi、NFT 的爆炸式增长,现在每个人都在向 web 3.0 迈进,这正在创建一个全新的生态系统。你如何看待 DeFi 生态系统的发展?

Vitalik:首先,我认为 DeFi 生态系统正在走向成熟。事实上,这些项目仍存在,而且显然有很多项目时不时被黑客入侵。但如果你只关注核心项目,比如那些已经存在几年的Uniswap等项目,它们只是继续保持稳定,继续做人们希望它们做的事情,继续成长,提供人们一直期待的任何功能。

我认为对这些平台的信任只会继续增加,并能够依赖这些平台。所以,我认为我们将在未来几年看到的趋势基本上会有更多的持续采用,比如更多类型的用户使用 DeFi、NFT 空间。

我认为未来并不是只存在金融或非金融,而是一种混合型金融。这些项目不仅与金钱有关,而且还可以从直接插入以太坊和更大的加密生态系统创造的这种巨大价值层中获益匪浅。

就像 DeFi 组件被插入到各个地方一样,以太坊没有杀手级应用程序,它有一个杀手级生态系统,价值来自所有这些能够相互交流的不同部分。

随着越来越多应用程序不断吸引新用户,我认为我们将看到所有这些基本构建块继续繁荣发展并稳定其自身,最终将让人们越来越多地看到 DeFi 领域的哪些部分真正存在,以及 DeFi 领域的哪些部分将继续存在。我认为它们都会保留下来,我认为我们会看到很多价值慢慢地、稳定地从它们当中展现出来。

Raoul:是的,我认为很多人错误地认为DeFi 只是金融体系的一部分,它使银行去中介化。但实际上正在发生的事情是,DeFi正在建立一个全新的平行金融体系和经济体系,它是整个生态系统,不仅仅只是金融。 

NFT 空间的价值层令人着迷。我们有一些领先的项目,人们聚集在这些社区周围。但感觉现在 NFT 的发展方向还不太清晰,例如NFT知识产权或NFT保险等发展。你认为它会朝一个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Vitalik:NFT是一个非常大的类别,就像字面上代表不可替代的代币一样,其中的每个单独的单位都代表不同的事物。NFT可以是一件艺术品,域名可以是 NFT,电子游戏中的物品也可以是NFT。

我们看到的不同类型的NFT,一些 NFT 代表着纯粹的加密事物,因此其价值基本上仅来自于在加密领域内愿意关注它们的人。还有一些 NFT 代表着现实世界中具有某种法律效力的资产。知识产权就是一个例子,房地产也是。就像稳定币,我们拥有纯粹基于加密货币的算法稳定币,然后我们也有像USDC这样机构支持的稳定币。

NFT 也是如此,它们的价值完全来自发生在加密领域的变化。我们将拥有的 NFT,其价值可能会关联到我们已经拥有的现有合法财产权,但可能目前没有实际去使用或那么高效。

Raoul:现在所有的可组合性元素也允许围绕 NFT 去建立市场,所以这就是我们开始看到借贷市场围绕一些艺术品和其他零碎事物发展,你可以看到所有这些元素的组合开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相互叠加。

Vitalik:确切地说,我认为有很多不同的组合真的很有趣。比如举几个例子,一个是部分所有权的概念, NFT 可以和房地产结合在一起,也可以与DAO结合在一起。如果 NFT 已经被使用到房地产所有权方面,那么公寓协会可以是一个 DAO。

我们不会像 20 世纪那样用无聊的纸笔流程去管理它,而使用链上合约和投票治理去管理它。有很多不同的方法可以连接这些组件中的每一个,大多数有趣的应用程序最终都会将不同的部分连接在一起。

Raoul:是的,我认为房地产代币化非常有趣,其中许多表现良好的房地产价格昂贵,大多数人无法参与到其中。当你对其代币化后,任何人都可以参与,任何人都可以将他们的 5% 的积蓄投入到价值 1 亿美元的房地产资产中。这是一次非凡的变化,一旦这种情况开始发生,房地产市场的流动性将被永远改变。

Vitalik:是的,我认为房地产领域的不可替代性其实是大量问题的根源。就像在当下的城市里,你要么是房主,在这种情况下,你只会过度拥有某一种资产的敞口;你要么是租房者,在这种情况下,你会受到这种资产的负面影响。

所以,人们需要有介于这两种极端之间的选项,比如部分所有权,某种所有权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建立的系统,以便促进自己的发展。我认为有很多很酷的事情在发生。

Raoul:你提到的另一件事很快就出现了,每个人都在试图弄清楚DAO是什么,以及它将会以什么形式表现。有很多实验在进行,感觉有时很难拥有如此广泛的项目所有权,因为没有特定的领导者。我们正试图弄清楚这一切将如何运作,你如何看待 DAO 的演变?

Vitalik:DAO 和智能合约就像用于治理的乐高积木,让人们可以轻松创建新的和不同的结构。不同于现在,如果你想创建一个组织,你必须向律师支付巨额费用和等待很久才能实现。DAO组织降低了人们做这些事情的成本。

我认为我们可以很容易地看到这个组织变得不那么标准化,会有很多有更多不同种类、量身定制的DAO组织,甚至也可以是为了一个非常特定的目的而只存在几个月的组织,即使其中的资金很少。我没有看到一种主导场景,我只是看到它为一千种不同的场景打开了闸门。

Raoul:是的,我看到的其中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是,基金管理行业现在正在围绕着 DAO 。建设这些事物的成本非常低,以至于对这个非常传统的资金管理业务造成了巨大的破坏。

Vitalik:绝对是。

Raoul:所以你如何考虑另一件事,感觉我们所构建的都指向了Web 3.0。现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义,就像每个人对元宇宙都有自己的定义一样。你对Web 3.0 的定义是什么?我们在这个过程的进展有多远?

Vitalik:我认为 Web 3.0 显然是一个非常大的术语,我认为有很多不同的事情让不同的人感到兴奋,比如创建去中心化的社交媒体形式、可能更开放和透明的治理、创建互联网应用程序和金融层之间的更好集成,或者增加拥有资产的能力。

我的意思是Web 3绝对是一个非常大的总称,涵盖了很多事情。我认为它们都没问题,大家都知道的是一场技术大革命正在发生。我认为不仅仅是区块链,零知识证明也非常重要。

这些改变将会解决之前的许多问题,例如信任问题,允许在没有中心信任点的情况下进行更多协作。很多人有不同的观点,我认为他们用他们的方式去实现其梦想和观点是非常棒的。

Raoul:我仍然认为所有这一切中缺少的一个关键因素是钱包体验,另一件事是我认为我们许多人共享的互联网所需的零知识证明身份层。很多人对 Web 3.0 的看法是我们拥有自己的数据,如果我们想出售我们的数据也是可以的。这与我们获得不那么难设置的数字身份和钱包的可用性还有多远?

Vitalik:我认为在实践中最大的可用性挑战就是合适的交易费用,就像第二层协议是对其的解决方案。在以太坊领域中,我们拥有 Optimism、Arbitrum 和Polygon 越来越多的零知识家族成员。

这些发展正在持续,我认为很棒,并且它一旦实现,今天用户面临最大的实际可用性问题就基本解决了。

我认为另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是,大多数人并没有很好地做好准备完全自主管理他们现有的加密货币钱包,确保他们不会丢失所有这些数字资产

在现实世界了,如果人们出错,可以去和银行家谈谈,可以去法庭、警察或其他任何人谈谈,他们会弄清楚的。如今加密领域也在探索相应的解决方案,人们正在努力解决问题并减少资金丢失和被盗的机会,让人们在处理这些资产时感觉更安全。

例如通过多重签名钱包、社交恢复钱包或混合机构形式的托管,机构可以帮助作为备份,而无需实际完全控制资产。因此,在这些领域也有很多重要的工作正在进行中。我认为所有这些问题都将在未来几年内慢慢开始得到解决,所以我对此感到非常兴奋。

Raoul:你和我谈论的这场革命似乎是在人类历史上采取速度最快的技术。它的增长速度是互联网采用速度的两倍。正如我们刚刚谈到的,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的意思是整个空间都在深度爆炸,不仅在不同协议的数量上,而且在所有用例方面也是如此。

此外,因为加密空间往往是反建制的,政府空间和加密空间将相互碰撞。无论是央行数字货币的建立还是新金融系统,必须互相交流并制定一套新规则以确保我们都能运作。这对每个人都有好处,但在某些国家/地区很难,因为我们仍在使用 1934 年的法律,这使得它很棘手,我们需要解决这样一种情况,即我们必须建立一套开放的规则,以便我们适应和改变,因为它发展得如此之快。

Vitalik:我认为加密空间是一个很大的空间,我认为有很多人有很多不同的愿景。我认为在这个空间中有能够装得下所有这些愿景的空间。我认为从另一种可能的角度来看,它是关于创造一种人们与现有机构互动的更公平的方式。现有机构行使控制的机会较少,但同时它们仍然可以提供重要服务。

新机构以更容易提供服务的方式能够闯入市场影响现有的机构。现有的机构对接口有很大控制权。然而加密世界不会让任何人在相同程度上控制接入口,因为它是完全为了创建开放性的基础设施。

赞 0 打赏
分享海报
版权声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文章地址: » 对话Vitalik:以太坊没有杀手级应用,只有杀手级生态系统

评论 抢沙发

  • *
  • *
  • Q Q(选填)
图片正在生成中,请稍后...

周三

12/08

对话Vitalik:以太坊没有杀手级应用,只有杀手级生态系统

.details .details-cont p, p {word-break: normal; text-align: unset} p img {text-align: center !important;} 在11月8日举办的新加坡金融科技节中,Real Vision 首席执行官、高盛前高管 Raoul Pal 与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进行了一次深度对话,涉及DeFi

登录

记住我

注册